首 页 | 法治报道 | 政法工作 | 政法动态 | 新闻纵览 | 基层动态
当前位置: 首页>>政法工作>>队伍建设
他只把亏欠留给家人 群众痛心“很想报答,人却走了”

2018-09-10   来源: 西安日报   作者: 字体:   中   小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本页
 
  “我不怪他,既然他选择了这份工作,不管再委屈我都理解他。”在王辉老家蓝田县三里镇青阳庄村,记者见到了他的妻子宋利宁,因为伤心过度,她眼圈红肿、声音沙哑。
  43岁的宋利宁和王辉同龄,在蓝田县教育系统工作。宋利宁说,两人结婚20年来,王辉在家的时间屈指可数。
  “8月初,他办完案子,到蓝田县看守所关人,当时已经深夜两点多了,看守所在县城,离家近,他忽然回家了。回来就给我说他浑身难受,晕得站不住。”宋利宁说,他就是太犟了,让他去医院,总是怕浪费时间耽误工作不愿去,后来终于把他劝进唐都医院看病时,医生建议他住院休息一个月,他住了不到一个礼拜,就非要出院,说所里事情多,离不了他。宋利宁哭着说,即便是住院期间,王辉也经常在病床上和所里同事打电话,安排工作。“我们谁也劝不住他,他就是个工作狂。”
  出院后,眩晕症状并没有减轻,在父母和妻子的强烈要求下,王辉答应在家休息一周,对于宋利宁来说,这一周是她和丈夫十几年来待在一起最长的时间。
  宋利宁和王辉有两个孩子,大儿子王怡昕今年19岁,在西安一所高校上大二,二儿子只有9岁,还在读小学。“从我记事起,爸爸的工作就很忙,最近六七年更是越来越忙。”王怡昕说,这六七年来,爸爸没有回家过过一次年,大年三十全家都没吃过一次团圆饭。在儿子眼中,爸爸虽然话少,却用实际行动告诉他和弟弟应该怎样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
  王辉的父母今年都70岁,父亲王生军是一名老干部。儿子的离去,让老两口悲伤的同时也略带自责,自责没能“管住”儿子。母亲张粉会说,8月初王辉在唐都医院住院,她去医院看儿子,坐在病床上,儿子还在打电话谈工作上的事情。张粉会说,出院后王辉只休息了一个礼拜就要上班。为了让儿子多休息,8月26日晚,她亲自去家里找王辉,劝他再休一个礼拜假,她怎么也没想到,这是她与儿子的最后一面。
  “王哥走得太突然了!”36岁的普化村村民吴永锋经营小生意,在他眼里,王辉是他的大哥。前些年王辉在灞源派出所任职时,吴永锋认识了他。今年二三月的一天,吴永锋因为跟人打架,被民警带到了普化派出所。王辉丝毫没留情面,当面批评起吴永锋:“你整天不务正业,给你说了多少回了,让你好好干,你咋就不听?”当天,吴永锋被依法治安拘留15天。
  “我当时心想,‘既然咱都认识,你咋还把我关进看守所呢?’你是不知道,我当时感觉很不美气!”吴永锋说,让他没想到的是,第二天,王辉出现在了看守所。他是去看望吴永锋的,吴永锋别提有多感激。
  被关了15天后,吴永锋出了看守所,王辉又让民警把他叫到派出所,促膝谈心。“他让我好好干,说现在是法治社会了,不能再干糊里糊涂的事了。他能给我说这话,我当时就决定以后认认真真做人,踏踏实实做事。我想着有机会了好好报答他,没想到他就这么走了,把人难受的不行……”
【关闭本页】
中共西安市委政法委员会
西安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
中共西安市委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
Email:xazfw@163.com
备案/许可证号:陕ICP备100069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