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| 法治报道 | 政法工作 | 政法动态 | 新闻纵览 | 基层动态
当前位置: 首页>>政法文苑
民警老王

2017-02-13   来源:    作者:杨 锋 字体:   中   小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本页
 

  阴云密布的天空,未必会大雨滂沱。风吹雾散时,太阳照样会蹦蹦跳跳沿着光的轨道滑翔而至。

  --------题记

  当我怀着对人民警察的神圣向往,背着行李来到所在的三河派出所报道时,院子里有三五个办事的群众正在户籍室外排着队。旁边的空地里一个农民抡着镢头挖地种菜,两个穿着警服的年轻警官站在一边和他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。阳光透过树叶斜斜地投射到地面,早晨的水雾在光影间氤氲升腾,不知名的鸟儿在树上跳来跳去,不断拨动枝叶的弦,弹奏出叽叽喳喳清脆悦耳的曲调。这一切,不经意间勾勒出一幅清新和谐的晨景图。

  乡村的派出所原来这么富有诗情画意!

  (一)

  令人意外的是:当所长将我作为“新鲜血液”向全所民警“输送”时,我发现当天在院中种菜的“农民”坐在角落里。他竟然是所里的老民警——王功名!

  大家习惯性喊他老王,老王今年58岁,可能由于年龄的原因,有些明显的驼背。听说他原来是县林业局伐木工人,后来调入公安战线,老王平时为人木讷,沉默寡言,加上文化程度低,执法办案能力较差,不善于协调周围关系。所以尽管工作了许多年,仍然是个普通民警。

  老王平时从来不穿警服,包括所里开会也一样,反正也没见所长批评他。我和老王及另一个民警大李编在一个班。有一次周末值班时,我没事溜达到他房间聊天,老王半躺在床上听收音机,哐哐采采的秦腔曲调塞满了整个屋子,牛吼金山一样的“大净”声粗犷豪迈、声震屋瓦,烟雾缭绕的床上堆着鼓成一团的棉被,被子顶端几个被烟头烧破的大洞争先恐后似的占领了制高点,张大嘴巴自满意得地向客人展示着自己的不同凡响。

  “来 ——抽根烟。”老王递给我一支烟。

  “老王,你的工资可比我高多了,怎么老抽贫下中农的烟,与农民抢市场,这多不地道,况且有失身份。”我见老王的烟是五、六元一盒的“猴王”,这在所里根本没人抽,便顺手从烟盒里取出一根“芙蓉王”给他说。

  “习惯了,本来嘛,我也是农民,没上过几年学,机会好才当了警察......”老王用手一挡,并没接我的烟,像是自言自语叽里咕噜一通,后面的话淹没在秦腔行板里变成一种声乐。

  (二)

  最初,我感到老王不是个优秀的人,更称不上优秀警察了,充其量只是个与世无争的老实人。局里每年七一前后都要表彰一批优秀党员,所长召集大家开会说:“老王是老党员老民警,可以先谈谈个人看法。”坐在角落里的老王说:“大家说谁就是谁,我没有意见。”然后低头默默抽烟,直到会议结束也不再言语。

  但是一个人眼睛见到的未必是真的,耳朵听到的未必是实的。我在一次无意中撞见了一件让人很惊讶的事。事情的大概经过是这样的:最近老王手头有一起治安案件,辖区某村村民张三和李四家的自留地接壤,张三在地里种着果树,李四地里种着庄稼。李四认为张三当年种树时太靠近地界,现在树长大后有一半枝叶伸向属于他的地面,侵占了他的领空权,从而使自己庄稼不能健康茁壮成长,李四干活时只能猫着腰导致腰肌劳损。因此李四誓要将外敌——伸进他家地里的果树枝叶斩尽杀绝!张三则认为我的树长在我家地里,李四凭什么蛮不讲理、横行乡里!这件事曾经过村上调解但毫无结果,由于两人个性强悍、各执己见自以为是,因此事情由争吵演变到大打出手再到派出所由老王接警处理。老王当初劝两人去法院起诉,但是张三和李四对老王的话置若罔闻,隔三差五就来派出所报道一次,然后再各自收兵回营。

  其实我想说的是,就在老王处理这事儿期间,有一次我打算找他闲聊,刚走到他房间门口,发现李四正向老王手里硬塞一沓钱,大约两三千元的样子。见我闪进门,老王很是慌乱,满脸通红,望着我欲言又止。我见状装作没看见调转头扭身就走,心想原来社会不像我那么单纯。后来,老王见到我说:“其实那天的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。” 

  “哪天的事?噢——前天我本来找你闲聊,见你房间有人,所以就走了,没有什么事吧?”我装作懵懵懂懂的样子说道。

  “唉——”老王失望地叹口气,狠狠吸一口烟,转身走了。烟雾从他的后脑勺升腾而起,雾一样绣成一团,瞬间又被风吹散了。

  从此,我对老王有了看法,很少与他交谈,更不去他房间闲聊。但是我一直在观察他的一举一动,果然发现了很多疑点,比如:老王总是很热心为群众办理户口上的事情,甚至往往在办完事后还亲自骑上摩托车为人家送过去;老王还公开收取个别群众送的土产品和“猴王”烟;老王值夜班时老让别的民警在岗在位,他本人却骑着摩托不见了,等后半夜又神出鬼没般地潜回来;老王在猕猴桃销售季节,全所需要人手加强巡逻,防止窃贼偷桃子时,不是请假不来就是迟到早退......

  (三)

  日子就像河里的流水,不管你愿不愿意,总是那么平静地流淌着。转眼到了年终,今年,全国开展了“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”活动,省、市、县要表彰一批优秀共产党员,所里又得开会评选,所长一如既往地说,老王是老党员老民警,先谈谈看法。老王一贯如常地回答说,大家说谁就是谁,我没意见。正在这时,门外出现了两个人,一男一女,一个架着摄像机,一个手中拿着话筒,显然是电视台的记者。所长很敏感,马上休会,出外接待。

  “采访老王?什么案子?”所长疑惑的问,这时我们也从会议室走了出来。

  “不是案子,哦——忘了介绍,我们是县电视台《优秀党员基层行》栏目组的,最近我们收到近百名村民电话或信件,反映咱们派出所王功名同志的先进事迹,刚才我们采访了部分村民,听到了许多关于老王的感人事件,虽然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但是很令人震撼。现在来所里想采访一下他本人。”那位漂亮女记者的声音清脆响亮,简直就像百灵鸟。

  “老王,马上退休退休了,终于功成名就,也不枉叫王功名啦!”民警大李反应太快,兴奋地喊起来。

  “老王,原来你在给大家伙演‘潜伏’呢。”所长也高兴的喊道。

  “可别——所长,这,其他人都比我......”老王被所长拉到记者面前,紧张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”我有点惊讶地挤上前问记者。

  “村民们说,老王经常免费为留守儿童办理户口证件;经常在下班后晚上为孤寡老人浇地;老王门路广,经常在猕猴桃销售季节帮助村民卖果子,为此让自家的猕猴桃少卖了许多钱,爱人还和他吵了一架;老王为了办理案件,化解邻里纠纷,自己掏钱给一方当事人,谎称另一方当事人愿意掏钱解决问题;老王经常用自己的摩托车送办事的老人回家;老王......”美女记者“百灵鸟”的声音简直悦耳动听极了。

  “老王,快换警服去吧。”所长亲切地拍着老王的肩膀催促道。

  “行吧,不过——记者同志,可以坐着接受采访吗?”老王突然满脸通红地问。

  “当然可以,不过你为什么提这个问题?”美女记者“百灵鸟”感到很奇怪。

  “这两年——”老王犹豫了一下,低着头说,“这两年我从来不穿警服,背驼得厉害,怕穿警服影响警察形象。”

  “老王叔,不会影响的,你这是在为警察争光,为党徽添彩呀!”我第一次这么激动地称呼老王。

  院子里所有的民警,还有记者和办事的群众此时全都鼓起掌来,小小的派出所院子里一霎时掌声如潮,欢声笑语,仿佛老王爱听的秦腔戏一样,让人感到声震屋瓦、沉迷陶醉。

  (作者单位:周至县公安局四屯派出所)

【关闭本页】
中共西安市委政法委员会
西安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
中共西安市委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
Email:xazfw@163.com
备案/许可证号:陕ICP备10006954